欢迎来到短文学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散文随笔 > 文章列表
  • 我问大师,苦逼工程郎 发表日期:2021-07-02

    最近因为项目竣工验收的事情忙得甚是焦头烂额。 今天2月25日,周五,中午。我乘去设计院办理完事后就顺便去了一趟附近的徐州云龙山,想登观景台一览众山小散散心。 在临山顶的庙堂里我遇到一位...

  • 端坐在茶几前,静静地等一朵花开,等一只南回的燕 发表日期:2021-07-02

    端坐在茶几前,静静地等一朵花开,等一只南回的燕,等一封书信,讲一个等待的故事。 花花草草,绕藤缠绵,回味着经年的过往,惊醒着沉睡的岁月,在心底最深处悄悄蔓延。 两颗相似的灵魂,一见如...

  • 走在秋月路上 发表日期:2021-07-02

    一瓶青霉素药水挂完了,时间还早,才上午10点钟。老伴看今天天气阳光充足,就赶回家把刚洗的衣服拿出去晾晒。我就在病房里歇了一会,同病房45床的赵本钢说,你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多好。43床的胡孝...

  • 写给学生们的一封信(随笔) ——历史下的天空 发表日期:2021-07-02

    亲爱的孩子们: 你们好! 孩子们,也许你们现在已经进入梦想,可我现在正盯着手机焦虑:全球因受2019-nCoV疫情的影响,累计感染总人数已逾四百五十万,累计死亡已过三十万,每天增长的确诊感染...

  • 卷“园子”—记忆微山湖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我的崴藕一文刚刚推出,了解微山湖风情的网友,马上就急不可耐的催着我快写卷园子。 为嘛那么多读者、网友,会回溯着卷园子的捕鱼活动呢?究其原因恐怕就在于所谓卷园子,那种捕鱼的方式太原始...

  • 二月回暖蜇龙醒, 大地升温冰雪融。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二月回暖蜇龙醒, 大地升温冰雪融。 六合同春阴寒散, 百卉争艳阳气升。 紫气东来云作雨, 乳燕北归乘南风。 蜂蝶竞飞花间舞, 蜻蜓点水浪上行。 又是一年绽芳季, 农机遍野闹春耕。...

  • 崴藕--记忆微山湖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花下的藕, 薹下的韭; 新娶的媳妇, 黄瓜妞! 是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年轻人口中的四大嫩。然而记忆中的微山湖上的崴藕,却是在开春之后;而不是凑了映日荷花别样红的 花下的时候崴藕,只图赶嫩...

  • 深夜,走了已二十多年的爷爷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深夜,走了已二十多年的爷爷,他的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梦中,还是他老了时那弯腰驼背的形象。爷爷拉着架子默默的沿着,村中央通往自家承包的林沟小路,不停的慢悠悠的走着,走着。这时,我被门外...

  • 遗憾岁月逝去不再回,无颜面对所有的祝福和牵挂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永远不知道疲惫,怕着怕着,就来了。 早餐时,一碗热腾腾的蛋面端到面前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:对不起,一不小心,又长了一岁。 生命原来如此脆弱,经不住岁月的追赶,曾经的华发...

  • “做文”“做人”忆蓝翎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蓝翎先生走了整整十五年了! 先生走的时候,正值甲申年的大年除夕;也许是先生早有遗嘱,或是张大姐(蓝翎先生夫人)做人低调,不愿惊动别人,以致,连在京的故交都没有给信。因而就没有赶上给...

  • 千山万水隔断了三年的时光,当我在机场再次见到他时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千山万水隔断了三年的时光,当我在机场再次见到他时,已经长成一位小帅哥,没变的是那张红扑扑的脸蛋,依旧活泼灵气可爱,见到我有些陌生,听不大懂普通话,交流有些困难。短短一个星期相处,刚...

  • 如何培养孩子健康的人格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如何培养孩子健康的人格 家庭被称为创造人类健康人格的工厂。孩子的人格健康,不仅关系到儿童身体的正确发育,而且,决定着儿童今后的人生走向。如何发挥家庭教育的作用保证其人格健康发展呢?...

  • 平凡老爹教子妙方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平凡老爹教子妙方 一、尊重小孩聆听小孩意见 我们来投票表决,到底要不要移民美国?22年前的某天,在台北市的林家,正开着家庭会议,因为在台湾IBM服务的父亲有机会派到美国总公司服务,他询问...

  • 走出家教误区 发表日期:2021-07-01

    走出家教误区 家庭教育是最基础的教育,对人的成长具有极其深刻的影响。但是,目前我国的家庭教育,存在着以下一些误区: 1、包办型家长望子成龙心切,为了让孩子认真读书,包办了孩子应该自己...

  • 专职司机一直跟随我四十五年了 发表日期:2021-06-30

    我不是老板,也不是经理,但却有一位忠心耿耿的专职司机,一直跟随我四十五年了,偶尔有一半句牢骚,但始终没有撂挑子,还算是尽职尽责,忠于职守。 说是司机,其实也不很确切,确切的说应该算...